成長教育

您當前的位置: 首頁  >  家庭百科  >  成長教育
正念養育的好處
發布時間:2021-06-30     作者:   來源:壹心理   分享到:

正念養育(mindful parenting)是一種養育方式,最早由Kabat-Zinn與Kabat-Zinn(1997)提出,以活在當下、對孩子進行非評判的注意為特征。

具體而言,正念養育包含五個維度(Duncan et al., 2009),分別是全神貫注地傾聽孩子(即,在親子互動中投入當下,對孩子保持完全關注),自我調節(在親子互動中,父母能調控自身情緒和行為),覺察孩子的情緒(注意到并正確辨識孩子的情緒),對孩子抱有同情(compassion)的態度(即,善意、敏感、有回應),和對養育功能不評判的接納(即,接納自己作為父母的表現和面臨的挑戰)。這一概念既被視為一種特質,也被視為一種可改變的狀態,涌現出旨在培育正念養育能力的干預項目。

11.jpeg

研究者首要關切的問題是,父母的正念養育在何種程度上可以促進青少年的發展、改善青少年的心理病理進程。

Moreira與Canavarro(2020)的研究,旨在探索父母的正念養育水平如何影響青少年的情緒調節困難。過往研究表明,家庭在青少年情緒調節能力的養成中起到重要作用(Rutherford et al., 2015),由于正念養育格外強調父母對孩子的完全關注,調節自身情緒,接納自身錯誤,可以預期正念養育有助于培養青少年的情緒調節能力。

該研究納入了375對母親-青少年,請母親填寫正念養育問卷,請青少年填寫自我同情問卷、回避與認知融合問卷青少年版、情緒調節困難量表。隨后建立結構方程模型,發現,正念養育中對孩子的同情、全神貫注的傾聽、對養育功能不評判的接納,與青少年情緒調節困難顯著相關。研究者認為這表明正念養育可以通過提升青少年自我同情和心理靈活性,促進青少年情緒調節能力發展。

既然正念養育與青少年情緒調節能力如此相關,那么,具備什么特質的父母更有可能做出正念養育行為呢?

Parent,Dale, McKee, Sullivan等人(2020)指出,應采用縱向面板設計(longitudinal panel design),檢驗養育者的特質正念注意(dispositional mindful attention)水平與正念養育行為、孩子的發展后果之間的關系。研究共招募了564位3-17歲孩子的家長,在基線、兩周后、四個月后、八個月后、一年后填寫問卷,問卷包涵蓋正念注意與覺察量表,正念養育量表,養育行為多維評估量表,以及一系列測量兒童內化與外化障礙的問卷包。經過復雜的建模,研究者發現,養育者在前測的特質正念注意越高,一年后孩子的心理病理水平越低,而這是通過4個月時養育者在親子互動中更高水平的覺察實現的,其消極養育行為也有明顯降低(例如喊叫、侵入式管教、前后不一致等),但積極養育行為和孩子的心理病理水平無明顯關系。

此外,養育者的性別、孩子的年齡段對正念養育與相關變量關系強度沒有明顯影響。研究者認為,這說明父母的特質正念是家庭生態系統中的積極因素,可通過促進正念養育、改善親子互動,進而改善孩子的心理病理水平。

12.jpeg

最后,正念養育對父母有沒有獨特的益處呢?

Singh,Lancioni, Medvedev, Hwang與Myers(2020)的這篇文章采取成分分析(component analysis)、臨床干預和縱向追蹤方法,試圖拆解基于正念的積極行為支持(Mindfulness-Based Positive Behavior Support ,MBPBS)干預項目的療效成分。

共有195位自閉癥患兒的母親進入研究,被隨機分為三組,接受持續三天的全套MBPBS干預(介紹正念,練習冥想,介紹積極行為支持技術)、或持續三天的MB干預(只介紹正念,練習冥想)、或持續三天的PBS干預(只介紹積極行為支持技術,即一種改變孩子行為的技術)。接受干預后,來訪者被要求連續30周持續使用學到的技巧,在這30周結束后的每年進行追蹤測量,持續三年。測量內容包括訓練出勤、冥想時長、主觀壓力(The Perceived Stress Scale, PSS),由母親采用手機APP實時記錄孩子的攻擊行為、破壞行為(disruptive behavior)、順從母親要求的行為,還有另一位家庭成員擔當協同觀察者,計算觀察者一致性。

結果表明,在改善母親的主觀壓力上,MBPBS組效果好于MB組,而PBS組幾乎無效。在改善孩子的攻擊行為、破壞行為、順從母親要求的行為上,三種療法仍表現出類似模式,MBPBS組效果好于MB組和PBS組加起來的效果,這表明正念和積極行為支持技術可以形成有機結合。并且母親的冥想時長和孩子攻擊行為負相關,控制時間和干預組別后,冥想練習仍表現出降低孩子攻擊行為、破壞行為、增進服從的效果。

研究者認為這表明傳統的PBS難以改善患兒母親面臨的耗竭和壓力,而新加入的正念元素可以為母親提供應對壓力的新策略,患兒的行為也更可能往積極方向改變,且冥想練習可能是讓MBPBS與MB效果好于PBS的關鍵要素。

上述研究取得了一定進展,也暴露出正念養育領域可能存在如下局限。首先,研究人群各有局限(自閉癥患兒母親,自我報告有育兒困難的母親,受教育程度較高的白人家長……等等)。其次,大部分研究仍以橫斷設計、自我報告為主,如最后一篇文獻所說,父母回顧自身養育行為時可能有偏差,甚至越正念的父母越能意識到自己的局限、養育得分可能反而更低;且父母評定孩子行為時也可能有偏差。

因此,未來研究也許可以在如下方面做出改進:首先,開發針對正念養育的客觀觀察與編碼手冊,進行客觀觀察研究。其次,可進行更多干預研究,尤其是拆解性的成分研究,以探索正念養育項目特殊的起效成分;還可進行縱向追蹤測試,探索正念養育干預項目療效的保持性。最后,在被試屬性上,應設法納入更多父親,探索家長性別對正念養育水平、正念養育干預療效有無影響;納入更多非西方被試,探索中國文化是否影響正念養育的效果和起效路徑。



【我們尊重原創,也注重分享。版權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將第一時間刪除。分享內容不代表本網觀點,僅供參考?!?

无线投屏怎么播放在线视频